江湖人称少马爷【转】

少马爷,原名马志明,津门相声演员,今年61岁。(佳斌按:1945年生)年纪虽已不小,但因为有个已故相声大师马三立之子的身份,故被喜欢他的观众们尊称为“少马爷”。

  本人自个儿掂量着,算不上个铁杆的相声爱好者。但既为京城人氏,耳濡目染,从小到大,相声段子却也听得不算少。知道马志明大约是在20年前,听了他的原创段子《纠纷》,惊异于一个人怎么能将分饰的两个角色学得如此惟妙惟肖。不过那时候俺还是屁孩儿,也就是听个热闹。大点以后,又陆续听了些传统段子,如《八扇屏》《文章会》《大保镖》等,便觉得当今的相声界,天津那一群远比北京的踏实、扎实,尤其是马志明的段子,那种不急不躁,诙谐中不失潇洒稳重的做派,实在少有人及,当得起一个“帅”字。相声演员讲“帅”“卖”“怪”“坏”,而因相声是谐趣艺术,演员们大多状貌奇异,因此“帅”字尤难,除了这位少马爷,在本人心目中也只有侯宝林先生了。后来上了网才知道,敢情马志明的FANS也是一群一群的,并不如原先想象的那般少有人知,便又有了些庙堂江湖之慨。

  传说中,马志明的脾气是很梗直的。据说当年的《纠纷》参加相声大赛的时候,满堂喝彩弄得评委不知如何是好——盖因其他相声演员统统给评委们塞了红包,惟独咱们这位少马爷没有。按规矩不能给奖,但观众的反响却分明证明了这是个一等奖的节目,于是评委派代表跟马志明谈,说哪怕你只送一点意思意思,一等奖就是你的了。可咱少马爷回得也干脆——“哪怕我只送一分钱,这奖也是买来的。”于是该年度,《纠纷》仅名列第三。个中猫腻,实非俺等局外人所能揣测。

  昨日在网上看了则一年前的旧闻,是少马爷答记者问。通篇看下来,颇多感慨。撷取只言片语,与同好共享。

  “马氏相声”只适合在下层演出,迎合的是低层次的观众,不敢也不能上电视。(春晚)请过好多次,我不敢出去,我老爷子去过一次,效果比天津差多了,我去干什么白浪费人家的食宿费,送我回来还费汽油,我只能表示感谢。

——天知道多少人挤破了头上春晚啊!

  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艺人,靠这个吃饭,北京有的演员满腔热情,歌颂英雄人物,展示社会的精神风貌,一听名字就能得一等奖,他们应该受到更高的尊重,享受更好的待遇,我的思想境界跟他们没法比,我也想那样活,但没有那个条件,我只能说《白事会》,《大保镖》我说那些东西大家不承认,我就没饭吃。对北京的演员,我也一直怀有敬意,天津演员没法跟北京演员比,不是一个层次,他们代表了相声发展的先进方向,以后相声应该按照他们的路子说。

——看这段俺笑惨了!尤其是看到“相声发展的先进方向”那几个字。不言而喻,当今是有一个“主流相声界”存在的,连郭德纲这个看似浑不吝的打擂小子,最后还是要拜师才能在那个圈子里站住脚。少马爷这番话,不知能不能让某些人脸红。

  “马氏相声”反应的是小市民的灰暗的一面,迎合低层次的观众,格调不高,现在虽然还在说,但说的人就像个小商小贩一样,给大家取乐,只能说有益无害。

——其实郭德纲也说过类似的话。但郭是太聪明的人,这样的话自他嘴里说出来,究竟几分真诚,实在让人很难掂量。但同样的话由少马爷来说,不但真,还平添了几分苍凉。

  “马氏相声”不宜再发展了,基本没有太大前途,消亡是正常现象。

——这样的道理,看透的人并不多,而敢于讲出来的更是少之又少。若一种优秀的艺术形式已不再被更多的人认可,那么,宁可死掉,也不要在滥觞中被折腾得面目全非。说这话的少马爷,很有种要将一样好东西亲手埋葬的味道,虽然措辞低调,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傲气。

  写到这里,忽然想到,“少马爷”这个尊称,也许并非仅仅是从马三爷的辈分那里论来的呢。与父亲不同,马志明的耿直、意气和血性,真真不枉了这个“少”字。这三个字,这一世,只为他一人准备。

  逛百度,见有天津朋友说在菜市场见到少马爷陪夫人买菜,一身平和,毫无普通明星扭捏遮掩之态,亦无FANS蜂拥而上索要签名合影,只远远挑起大拇指以示喜爱,少马爷则双手抱拳,微笑致意。

  不由得想起句老话——是真名士,自风流。

  庙堂有庙堂的脸面,江湖有江湖的英雄。于夜深人静时沏杯酽茶,闭起眼听着少马爷飞珠溅玉般的“贯口”活儿,纵是知音渐少,却也别有种豪气,油然而生。

赞赏作者半杯摩卡